陈都灵:我不是“乖乖女”,喜好“女英雄”

更新时间:2018-12-20      

  新京报:你的证件照一下在网上走红,那时候的感想是什么样的?

  陈都灵:没有固定的类型。大学的时候,我觉得一个男生的真挚或者人格魅力比长相更重要,有时候看一个人的眼睛能看出来很多货色。

  新京报:你的专业是翱翔器制造与工程,四年的专业学习会对你当初做演员有什么影响吗?

  因一张证件照走红,学飞行器制造和工程专业,误打误撞进入演艺圈
  陈都灵 我不是“乖乖女”,喜欢“女英雄”

  新京报:能吐露一两个别人看不出来的小弊病吗?

  采写/新京报首席记者 刘玮

  新京报:能接受霸道总裁这个人设吗?

  陈都灵:理工科类型的专业确实须要静下心来,要十分努力,是一个庞杂的过程,不像演员演一个角色,看我今天的感觉怎么样,用本人感性的局部去演。理科的学习对我有一个帮助,我会异样认真和谨慎地去做角色的功课,在遇到艰难的时候也会比拟有韧劲去坚持,去尽力,不容易放弃。

  2013年,正在南京航空航天大学读大一的学生陈都灵因为一张证件照而走红。在一次校花校草的网络评选中,陈都灵的证件照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别人发了上去,这张照片让她夺得了那次评比的冠军,那一年的第二名是“奶茶妹妹”章泽天。也正是因为这场“意外”,让陈都灵就此走上了演艺之路,大二时成为苏有朋执导电影《左耳》的女主角。

《左耳》

  我的毛病都直接写在脸上了

  陈都灵:发哥。发哥是一位人格魅力超强的演员。我最近看了《无双》,感到他到了这样的年纪依然在发光。他的人生态度也很诚挚,酷爱生活,很有赤子之心,他就是我的偶像。

  《破梦游戏》还为陈都灵带来了第一次拍打戏的阅历。片中她第一次吊威亚,在重庆最热的时候穿着皮裤,拿着武器在空中做出各种奔跑凌空反转的武激动作。这所有都让她感到特殊有气力。

  陈都灵:当时看到一些拿我照片的媒体,做一些真虚实假的报道,认为这样很不尊重我。也没有人经由我的同意就去传播了我的照片,切实会有点不太开心。我觉得那张照片不难看啊,要的话就直接问我嘛,我给你丢脸一点的行不?

小时候的陈都灵

  而在不久前结束公映的片子《破梦游戏》中,陈都灵终于摆脱了乖乖女的形象,在虚构世界中演绎了一位“热血少女士兵”。陈都灵对“甜”“纯”“美”这样的形容词不过多留恋,她更偏爱力气感,爱好“女英雄”的人设。

  陈都灵

  代表作:电影《左耳》《推理笔记》《解忧杂货店》

  陈都灵:苏有朋导演跟我说过,他为了角色会从看剧本的前期就开端对角色做大量作业,我后来拍别的电影也是这样,拍《解忧杂货店》的时候,演的人物经常要在夜店登台唱歌,我就找来很多上世纪90年代的春晚资料,来学习模仿那个时期的人物唱歌表演的形式。

  陈都灵:如果作为演员的话,我这一点就不能丢,要让自己更理性一点,应该更有赤子之心,也不要去为了转变而改变。

  大四寒假的时候,陈都灵的大学学分已经拿完,这时《双生》的剧本找到她,陈都灵很感兴趣,因为这部电影专门去上表演课,表演老师也很鼓励她。她开始觉得,通过表演去显现人物也是一种抒发方法,“进入另一个人的人生,并且再通过她去表白,是一件很幸福的事件。”

  陈都灵家里没有一个人从事文艺工作,他们对娱乐圈也并不理解。和许多父母一样,他们以前会时常看到八卦新闻,以为娱乐圈很乱。陈都灵在拍《左耳》的时候,家人来探过班,看到全体剧组都在无比当真努力地工作,缓缓放了心。家人都很信任陈都灵,认为她长大了,有分辨是非的才干。

  陈都灵看过小说《左耳》,是饶雪漫的书迷,苏有朋也是自己的男神,“我的童年是看着《还珠格格》长大的,特别喜欢五阿哥。”陈都灵想,一个是自己喜欢的作者,一个是男神,他们都在,正好可以去看一看电影是怎么拍出来的。

  在出道第一部电影《左耳》中,陈都灵演绎了温柔坚强的“小耳朵”,在此之后接演的大部分角色也多是清纯、灵活型的女孩。对于一名90后的新人来说,这或者是最适合她的戏路。但陈都灵素来没以为自己是乖乖女,她把自己归为“很畸形的那类女生”。比拟而言,她直言喜欢倔强的女孩,像《饥饿游戏》中的女主角凯妮丝,能够展示出女性特有的韧性和惊人的力量感。

  找我演女主角时认为是骗子

  生涯中,陈都灵由于肥壮看上去更像个高中生。她的本科专业是飞翔器制作与工程,作为典型的理科生,陈都灵话语诚然轻柔,但表白明白,一板一眼。

  陈都灵:我觉得看人吧,有的人名义可能比较霸道总裁,但实际接触后会发明他的心也是热的,对大家都很好,这样的人我必定会尊敬。

  陈都灵中学时代一直学的理科,家人也大多学工科,她从小的思维方式都偏向“直给”。在“七月”身上,陈都灵开始可以懂得自己世界之外的人生,“七月一开始被家里保护得很好,在一个相对单纯的环境下长大,也会比较晚熟。等年事大了,更自由的时候,才会展现出心田真正叛逆的一面,做自己想做的事件。”

  图来自艺人微博

  《破梦游戏》试妆的时候,陈都灵穿上片中的“游戏服”,那身盔甲上身之后很有代入感,陈都灵感到自己充满了力量。“相比单纯的乖乖女,或者是非常女性化的角色来说,我更喜好去演绎一个坚强有韧性的女生。”

  试镜时,陈都灵与苏有朋聊彼此对“小耳朵”的看法。两天后,跟其余演员一起上表演课。当时这部电影中的年轻演员还包括欧豪、杨洋、马思纯。

  在陈都灵看来,《破梦游戏》难得之处在于,它是一部以女性视角,去讲述一个女豪杰故事的电影。“好汉片”很多,但以女主角的成长和她如何一步步去发掘自己的潜力为主线的故事却不多。

《求婚大作战》

  毕业学校:南京航空航天大学

  新鲜问答

  新京报:学生时代的偶像是谁?

  新京报:对一个非科班诞生的演员来说,你怎么弥补非专业的那一部分?

  大学毕业后,陈都灵的戏约一直。《求婚大作战》里顽强追爱的吉恬恬,《推理笔记》里解谜破案的夏早安,《解忧杂货店》里为家奉献的舞女小晴美,其中大部门都是美丽灵巧的角色类型。

  父母探班后才释怀自己入行

  按照畸形的人生轨迹,在南京航空航天大学读书的陈都灵应当会在念完飞行器制造跟工程专业之后,进入机场办公室工作。当初她同专业的同窗,女生个别就在机场做办公室工作,男生良多都是做机务。

  出道

  在出演《左耳》之前,陈都灵甚至都不是班里的文艺骨干,大一大二的时候除了学校辩论队的活动,其余晚会邀请她,她都不参加。到了大三,陈都灵为了《左耳》宣传跟学校请假,然而学校有明文规定,每个学期不能请假超过多少天,异常严格。那时有一个院里的领导跟她说,他可以允许她请一些假,然而陈都灵要为院里的文艺运动出点力。所以,陈都灵在大四的时候才开始加入学校里的主持工作,以及毕业典礼。

  新京报:你盼望将这个“缺点”始终保持下去,仍是当前要改进一下?

  新京报:你想成为哪一类的女演员?

  拍完《左耳》后,陈都灵面临着繁重的大三学习。只管已经有很多电影来找,那时候陈都灵想先回学校把学分拿满,毕业才是事不宜迟。那时也有很多人跟她说,因为《左耳》的票房比较好,应该乘胜追击,多接戏,由此进入演艺圈。“但我以为还是要先回去把课业实现,如果因为我回学校上课,当前不人找我拍戏了,那也没关系,顺其自然。”对陈都灵来说,她也渴望能有一段时间积淀下来,去思考自己究竟热不热爱表演。

  现在,陈都灵正在拍摄剧版《七月与安生》,在其中饰演跟自己性格反差很大的七月。陈都灵为人处世很直接,想要一个货色就要,“但七月不一样,她有时候特别在乎一样东西的时候不一定会说出来,心坎一直在纠结,一直一直去平衡。”

  电视剧《七月与安生》

  在这种对表演和拍摄的一路实际和探索中,陈都灵也感触到了不少乐趣。假如当时没有碰到《左耳》,没有成为演员,现在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状态?陈都灵沉默了一下,她说,她设想不出来。

《解忧杂货店》

  期许

  抱着“能拍曾经喜欢的作家的作品,算是给青春的礼物”的心态接下了戏,但对于一个毫无教训的理工科女生来说,第一次拍电影的经历算不上太愉快。一场在宿舍里抽烟的戏份,素来没有抽过烟的陈都灵反复拍了28遍。那时她觉得,演戏不轻易,决定演员这个职业也要慎重考虑合适不合适。

毕业时的陈都灵。

  更欲望展现女性力量感

  不管是网络留言还是事实中来自外界探寻的目光都变得复杂。她不得不因此关闭了自己的社交媒体账号,并拒绝所有媒体的采访。“我妈说你不回应这事儿过一会就会从前的。有些同学传我的社团活动照到网上,别人留下的印象就都只是肤浅无脑的小女生形象,而后浮现各种奇异的留言。”

  生日:1993年10月18日

  演艺圈跟陈都灵之前假想中的不大一样。陈都灵说,她现在才发现演员是一个消耗很大的职业,以前看电影的时候,觉得演戏很轻松,但实际上拍起来需要各方面的配合,电影里很快闪过的一个镜头,拍的时候实则很耗费精力和体力。

  陈都灵的福气因为一张证件照而被改写。大一入学那年,她的一张个别证件照被传到某评比全国高校校花校草的网站。经过网友层层评比,陈都灵凭借一寸证件照居校花榜榜首,陈都敏锐捷地在网络范围火了。

  成长

  新京报:你喜欢哪一种类型的男孩?

《推理笔记》

  陈都灵:像汤唯这样的女演员,我之前看过她的讲演,是让我很敬佩的女演员,她与众不同。还有伊莎贝尔・于佩尔这样的女演员,她可能从年青始终演到老,演员生命无比长,也塑造了很多经典的角色,我活力自己是这样的演员。

  陈都灵:我的缺陷都直接写在脸上了。仿佛没有什么别人看不出来的,我不太会隐藏自己的感情。

  因《双生》认为能演戏很幸福

《破梦游戏》

  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在看到很多“奇怪留言”后,当苏有朋正在筹备的电影《左耳》找到陈都灵时,最初她认为是诈骗集团,“挺惊疑的,我没学过表演,怎么会有人找我演电影,还是女主角,这不太可能吧。”

  成熟